今日天气: 通知公告:    长春老年大学班主任招聘启事   长春老年大学体育综合教室装修招标公告

 

 首页 >>  文化广场>> 感动校园
平实 肯干 真诚 热情 ——学员沙丽英印象
发布时间:2015年7月3日  浏览人次:621次

        笔者与沙丽英熟识已久,早有心将其写入“感动校园”人物,怎耐她一再推托,极不配合,所以直至今日方才成行。
        沙丽英是一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学员,说话声音不大,衣着整洁朴素,与众多老年学员一样,总是把微笑挂在脸上,且总是戴着一幅不知是近视还是花的眼镜。如果将沙丽英置于一大群学员中,那么你将很难按描绘的形象特征找出她来。但,这恰恰符合了沙丽英的性格——平实、低调。
        沙丽英原是吉林工大校办工厂的铸工。铸工是做什么的呢?沙丽英自己在2008年6月创作的《抚今追夕》一文中这样描述:“每天筛砂子,抡大锤,用双手将四、五十公斤重的铁块、砂箱搬来搬去,汗水经常把厚厚的工作服浸得透湿。最危险的工作是端着三十多公斤重的铁水包(像掏粪用的长把儿勺子一样)浇注铁水:1400度高温的铁水烤得人眼前发黑,皮肤像要烤焦了一样又热又痛。一不小心洒出来一点儿就会把手脚烫伤。不管多干净的人,只要在车间里呆上一会儿,浑身上下就落满了灰尘,就连鼻子孔、耳朵眼里都不能幸免。手脚被刮破、砸伤、烫伤更是家常便饭。”——很难想像,一位做如此粗重工作的人,退休后,通过一番勤奋学习,会成为今日“出口成章”、“下笔有神”的“女才人”!
        沙丽英是建国初生人,小学毕业时正赶上文革爆发,她的学业就此中断,一直到退休。退休后,辛苦了二十几年的沙丽英想彻底休息一下,便赋闲在家,时间长达7年之久。2006年夏季的一天,沙丽英闲来无事,便踏进长春老年大学的校门,没想到,这一进,可就没再想出去,因为在她的心里,已与老年大学 “一见钟情”,并深感“相见恨晚”!
为提高文化水平,沙丽英选择了诗文班,当时执教的是东北师大文学院资深教授盛广智。仅仅听了盛老师的一堂课,沙丽英就被深深吸引了。她感觉从未有过的充实与畅快。自此而后,古典文学欣赏班、诗词写作班、诗词写作研讨班……老年大学所开设的文学类的各个专业沙丽英逐一涉猎,且不止是浅尝,而是细致学习、深入探讨,结果,每一个科目,她无一不受益匪浅。她学会了欣赏文学经典,既了解经典创作的时代背景,还能深入剖析其文学价值和社会影响;她学会了诗词创作,而且格律工整,用词准确,从不生硬造作;她还学会了撰写文章,而且文笔流畅,富有感情,从不无病呻吟。诗词写作研讨班的老师林克胜曾这样评述沙丽英的作品:“读沙鸥(沙丽英的网名)之作,总会给人以流畅之感。通顺流畅易,平易而不俗难。关键在于须从立意内涵上着眼。我以为,此乃为诗之正道”!林老师作为长春诗界泰斗,能予沙鸥如此评价,也算沙鸥之幸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认识和了解沙丽英,最初,是羡慕她培养了一个好儿子。沙丽英的儿子二十出头,三十不到,却已经是清华大学教授了。我们同事之间谈及沙丽英时,总爱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瞧人这孩子是咋养的”!但现在,当沙丽英成为我文章里的主人公时,我再审视此事,起码总结出两点,其一,其子获得优秀的遗传基因,因为沙丽英天性聪敏;其二,沙丽英教子有方,虽文化不高,但深得教育之道。也正因此,所以工人出身、只在小学文化程度的她,在名师指点下,通过自己的勤奋努力,几年时间便能熟练行文与作诗,并在同学中脱颖而出;因为教育孩子方法得当,所以这个工人家庭出身的孩子获得了德智体美全面发展,并最终跻身中国一等学府执教。同样是因为沙丽英既聪明,又讲求方法,所以她便具备了一个领导者的才能,于是,在老年大学成立胜春诗社后不久,沙丽英便从编辑、编委一直做到了副主编。
        沙丽英任胜春诗社的副主编,那真是人尽其材。胜春诗社每年出书一册,即《胜春集》。从学员交稿至《胜春集》发到学员手中,其整个流程,沙丽英都事必躬亲。沙丽英从学员中征来稿件后——多为手写稿,先要进行遴选和分类,然后,逐字地输入到电脑中,换言之,一本十六七万字的集子,除去散文部分的近6万字以外,其余各篇的打字任务都是由沙丽英一个人完成的,其辛苦可想而知——该工作之前曾由曲炳杰老人承担,沙丽英就此曾言:曲老七十多岁的人了做这项工作都毫无怨言,我这才哪到哪呀!在打字的过程中,沙丽英还要对学员来稿作必要的修改。沙丽英曾跟我说,有一些学员稿件,尤其是诗词,很难改的。扔掉了,觉得对不起老同志的辛苦,不扔,改动量又太大,大到什么程度呢,有的就只保留稿件原意,而其他诸如文字、平仄等,就完全由沙丽英来重新组织和处理了。改完稿子打完字后,沙丽英就将整部书稿排版成样书,然后打印出几套,交给主编和社长们逐一审阅。打印需要纸,需要墨,有一部分可以在学校解决,但还有一些,由于时间和其他原因,沙丽英就拿到自己家里打印,几年来,自掏腰包买了几箱纸,自己家的打印机到底换了多少次墨,连她自己都说不清。可她并不在意,她说:“只要大家高兴,花这点钱算什么!”
        听沙丽英这口气,好像她是大款似的!其实,我问过她,“您的退休金每月大约有多少?”沙丽英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说:“一个工人,再多能有几个钱?”可就是这位没有多少钱的学员,却总是为了做好班级和学员的事,花费自己的钱。比如探视生病的学员。看望病人不能空着手啊,那买礼品的钱就得沙丽英及其学友自己花;老年大学历来提倡尊师重教,如年啊节啊的,沙丽英等班委们都会去问候一下老师,这钱自然也得自己出。再有,取回同学们集体发表文章的刊物、前往印刷厂校稿取稿等等事项,来回的打车费,赶上中午了便要吃午饭的午餐费,诸如此类的花销,每年也都数目不斐,可沙丽英从无一句抱怨,她经常的表情就是淡然一笑,仅此而已。
        忘了提一句了,近两年,沙丽英在老年大学报学了多个班她在这些班里都是班委,但具体是宣传委员还是班长或学习委员连她自己都说不清。因为除了学习,她就是默默地为学员和老师服务。每个学期开学之初,任课教师就把这学期所学篇目交给沙丽英,然后,由沙丽英负责在较短的时间内上网查找这些篇目,再排版成书,打印后,再复印,并装订成册,最后交到每位学员手中——方便了老师,也方便了学员,唯一辛苦的就是沙丽英。曾经,在古典诗词研究班上学时,为这个班服务的辛苦更是看不见摸不着。因为该班是一个网上教学班,经常,沙丽英都写稿发贴至后半夜,有时是发自己的稿,有时是为学员发稿,然后由老师在网上批阅。有很多次,学员稿件太多,为完成发稿任务,沙丽英甚至都忙到了天亮时分!
        在长春老年大学校园网的金色论坛里,沙丽英也是位名人。她不善言辞,不事张扬,却是尽人皆知的“网络精英”。她担任校园网《文学天地》和《诗词讲堂》两个板块的版主,每日里,不论是在家还是在学校,她都成天在网上挂着,该发言的发言,该回贴的回贴。自07年底加入论坛,至今五六年的时间,沙丽英的级别已由普通的工兵升至师长,发贴总数超过6000个,点击率超过三万人次。你可知这一个个数字的背后,浸润着沙丽英多少的辛勤和汗水。记得那一年,大学响应市委关于建立书香长春的号召,在金色论坛里开辟了一个“书香长春”的版块。喜欢读书的沙丽英自然很喜欢这一版块,于是,就坚持把自己喜爱的文章转发到这一版块上,供大家欣赏和阅读。她虽然不是这一版块的版主,但发贴数量却是这一版块里最多的。这一点不由得人不佩服。
        沙丽英还是个热心人。认识和了解她的人都这么说。年过80的学员杨林森从市里搬到了净月。按电信局的规定,固定电话要作相应改动,可杨老说,原本距离就远了,如果电话再变了,那他可真成孤家寡人了。他把这一想法与沙丽英说了。沙丽英二话没说,回家便给在电信局工作的老伴下了狠命令:一定要帮杨老把这个问题解决好。沙丽英的老伴也是位利落人,接到命令后,立即着人不远数十里找到杨老家,一番努力后,不仅使杨老的新家延用了原先在市内使用的电话号码,而且工人们还尽其所能地在地板下埋线,给4个房间全都安装了分机。这还不算,几个年轻人又在沙丽英老伴的指挥下,顺便把几个房间的电视网络线也都搞定了。杨老这个高兴哟,他说,真没想到,住到净月却享受了与市里一样的待遇!
      《长春老年教育》杂志创办成功也有沙丽英的一份功劳。因为该杂志诗词版块的大多数的诗词稿源都出自沙丽英——她选、她改,然后统一交给杂志社编排。不仅如此,杂志出刊后,稿费也由沙丽英统一领取,有的交给作者本人,有的,则经作者同意的交给胜春诗社作社务经费。但一笔笔费用,入与出,沙丽英记得清清楚楚,任谁看来都是一目了然。
        因为工作量大,工作时间长,操心事也多,所以终于有一天,这位年逾六旬的老人病倒了,一量血压——天呐,高压180!于是,老伴强行把她送到了医院,一番检查、住院、打针、吃药,直至老年大学开学,总算缓过来了。老伴这才松了口气,而沙丽英也庆幸地说:还好,我还能继续为老师和同学们服务!

    现在的八0后、九0后年轻人,也聪明伶俐,也勤奋向上,但当我与他们相处时,却总觉得他们身上缺少了点什么。是什么呢?有很长时间,我难述其详。但自从结识了沙丽英以后,我心豁然:他们所欠缺的,其实就是朴素平实的人生态度和无私奉献的老黄牛精神。如果更多的人,尤其是当下的年轻人,能如沙丽英般学习和生活,那我们的学校,我们的城市,乃至我们的社会,一定会更加宁静、生动、和谐与美好。
        然耶?!

 

Copyright © 2006--2016 www.cclndx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:长春老年大学

建议使用IE8以上浏览器进行访问,以便达到最佳浏览效果!

欢迎第 76108011 位访客  吉ICP备08101674号
网络报警